我就一個人

《全職》周江、杜柔、双花、喻黄、韩张、林方、莫橙、叶蓝、于远、翔皓。

[周江] 灰姑娘 – 上篇

明天︰ @莲花君 

好像8月14是下篇的样子。

好像就是一大豌糖的样子。

 

-分隔线-

 

叶修作为后爸常常和江波涛说︰你别再问为什么你爸会走了,我也不理解。和我结婚那时又说不介意我有孩子,又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现在一言不响就跑掉了,波涛啊,你千万不要学你爸一样,做人要言而有信。

江波涛每一次都会装作乖乖地听他说,之后微笑地看着他的后父和他的孩子们想︰如果不是我爸什么都没留给我,我才不会留在这儿陪你们几个疯,唉……为什么老爸你不顺便把我也带离这儿呢?

又是新的一天,江波涛家的鸡又啼了起来,今天又是开始工作的一天,和花园的老王打招呼之后就在井内拿了一桶水洗脸。整理好自己后就拿了一桶水回去大宅内,问老肖借了一个火炉就把一半水放到锅上加热后调和冷水分成三盘温暖刚刚好的水。

推着放着水盘的推车在大哥张新杰床边指定的位置,之后把第二个水盘内的水倒在二哥喻文州放了精油和鲜花私人的铜制水盘中,最后就去到后父叶修混乱的主人套房中,把水盘内的水一半倒在烟灰缸另一半就倒在叶修的头上。

「哇!」叶修从床上弹起来大叫出来,因为鸡啼声是无法传到大宅这边的,所以叶修早上的大叫已经成为了张新杰的闹钟,听到父亲叶修的惨叫声,张新杰起床把面巾浸到温水当中清理脸上睡眠的痕迹,在叶修追着江波涛把门关上时的声音也把喻文州唤醒了,精油和鲜花的香味点缀了整个房间,厚重的门把闹剧和房内优雅的气氛完全隔开,清洗着脸的张新杰和喻文州无视着外面的世界。

「小江你就不能看看才倒水下来吗?!我的香烟全都湿透了!」这已经是叶修这个月第三包被洗脸水浸了的香烟,作为和贵族结婚无所事事的生活当中最爱的兴趣︰吸烟的必须品香烟已经是第三次还没有被他点燃就用不到了,大大影响了他日常生活的江波涛把水倒在他脸上还不理他就这样跑掉了已经大大超过他能接受的程度,这次他一定要让这个逃跑掉的丈夫带大的孩子明白现在谁才是主人。

「这还真是对不起了,父亲大人,顺便请让我提醒你一下,你今天早上约了陈果小姐谈合作的事,还有十分钟就是约定的时间了。」叶修的脸立即刷白了,陈果这次除了带来收购前夫在国外的葡萄园的机会外,也带来了他丈夫的消息,他非常明白这次一定会陈果抓住这点把价钱压到比底线更低,如果他还迟到,他就糟糕了。

「我走了!」叶修不知道是怎样做到的,但是他只用了一分钟就把整套西装穿上,之后跑到马上之后开始疯狂向着目的地冲,张新杰穿载好从房间中走出来完全不在意叶修冲出门的样子缓缓地走到饭厅准备享用他的早餐,喻文州却隔了一段更长时间才从房间中出来,已经习惯自己二弟做什么都有自己步调的模样,无视已经日上三竿(张新杰视角)才开始他的早餐。

「父亲已经出门了?」喻文州知道叶修虽然很吊儿郎当,但是他的生理时钟会提醒他要吃东西,所以习惯了永远都是餐桌上最后出现的那位看到叶修不在家就猜到应该是见之前谈过买卖的兴欣了。

「以父亲的速度来说,应该迟到了吧,你猜他会说什么?」张新杰拿起桌上的报纸看着上面刊登的新闻和广告「我猜应该是︰今天天气不错。」

在自己位置上坐下的喻文州说︰「我觉得是︰你们有没有早餐呀?」

江波涛一手拿着喻文州喜爱的鸡肉炒蛋放到他面前,另一只手拿高今天在叶修西装上偷偷拿掉的香烟补上一句︰「可能是︰香烟的话也可以啊。」

「陈老板,今天天气真好,你们有没有吃的或烟?」接近什么都没有准备的叶修最后迟了十五分钟才喘嘘嘘地出现在兴欣贸易所,陈果带着罗辑就在门前拿着怀表笑着和他打招呼「真不好意思,今天马有点心塞,所以跑慢了一点。」

「是这样吗?」看着叶修腿下的马翻了个白眼就没有再问下去,陈果保持着笑容继续和叶修对话「叶修我真的很欣赏你,你明明知道对方给你的条件也敢迟到……好吧,规矩就是规矩,这是你丈夫留给你的字条,总共十六个字,而你迟到十五分钟,扣掉就只余一个字了,你想听哪一个?」

「……中间……不,第三个字。」叶修眼巴巴看着陈果拿在手中的字条,都怪江波涛这个臭小子,现在他都去追人回来了,还那么不配合。

「是一个【和】字」陈果读完就把字条想放进火炉中烧掉,叶修伸手阻止了,之后陈果乐呵呵让叶修抢走字条了,和叶修合作那么久难得有东西可以要胁到他就忍不住和仔玩了一会,可是陈果和罗辑都是容易心软的人,看到叶修要用抢的就让他拿了,叶修看着上面熟悉的字体就少有地露出没有心防的样子。

上面原来一点地址的讯息也没有,只有一句︰「小孩和你还好吗?我很好,你要保重身体。」

「小孩吗?……」叶修一边跟着陈果进去会议室一边想着别的东西,想到之后要卖掉的葡萄园才打起精神来,会议才刚结束就发现自己有点胃痛。正好拿着一堆包子的包子路过就给了叶修一个,开始消化就觉得比刚刚好很多了,喜孜孜的样子被角落的人看在眼内,安心不少的他就轻手轻脚离开了。

「累死我了。」叶修离开那时也没在陈果手上拿到一支香烟,就连平常对自己最好的包子也因为被罗辑没收了而没法给他,烟瘾的虫在他完成整个交易之后提醒家中已没有香烟,叶修没有办法只好骑上马往市集方向那边走,把香烟包放好在包中就起程回家,心中还在想着那张充满关心的纸条时听到群众吵杂的声音,好奇发生什么事的叶修就下了马走到通讯板上看。

--------------------------------------------------------------------

【王子征婚舞会】

适婚年龄的女士可以参加

以下人士不准参加︰

至婚人士

非人类 (重要的事件说三篇︰所有精灵或人鱼之类的品种变的人也算非人类)

外星人

吸血鬼

恶魔,天使

小二病

中二病

高二病

大二病

大婚会在征婚舞会之后围绕全国走一圈,喜大普奔。

--------------------------------------------------------------------

「会在全国走一圈吗?」叶修看到一群花漾(痴)少女看着海报流口水,突然有一个想法,买了香烟点上的叶修一人一马就踏上回家的路上。

到期家门的叶修就把三个儿子聚在一起,举行他口中的家庭会议,听完他的建议,张新杰说自己有对象就走了,喻文洲露出抱歉的手势指了指江波涛就走了,只余下江波涛面对充满邪恶计划的叶修。

「所以我知道小江是最乖的了,你觉得刚刚的建议如何?」叶修笑嘻嘻地看着江波涛,这孩子一直也怀念自己的爸爸,应该会帮自己的。

「我不觉得我可以胜任好吗?」江波涛立即拒绝,但他很有兴趣听听后父有什么计划「你比我更少出门,你都不知道这次王子舞会有多少少女想参加,而且差不多所有礼服店都被人买清光,就算是你也不可能买到一件我一个男孩子合身穿的礼服好吗?」

「谁说你要买礼服的,我之后会准备到吸引所有人目光的衣服的!」叶修由最初已经打定主意让江波涛参加这个晚会了,三个儿子当中只有江波涛是他亲生的,如果连亲生儿子结婚走访全国也不来,想了一会只能叹气的叶修就要再找一个新的方法了。

「所以小江你期待和王子舞会上出丑吗?」喻文州表现出关心的一面,若叶修真的要让江波涛出场,这样他就要准备看到江波涛穿裙子出场了。

「二哥你刚刚这样就走了,觉得我现在还想理你吗?」江波涛对背离自己的喻文州非常不爽,现在还要说这种话,是想让他烦恼到死吗?

「虽然是这样,但你不想知道王子长怎样吗?在你被人推到舞会之前?」喻文州拿出一封小小的信件「我认识一个皇室骑士,金色头发的,你觉得你当小邮差之后看到王子长怎样这个计划如何?」

「你为了节省邮票居然用这种方法!」江波涛虽然这样说,但他还是把信件接住,穿上斗篷向着皇宫出发,看着自己的弟弟出门了就回去书房中拿书用暖烘烘的阳光下享受这个美好的时光。

到达皇宫大门,看到收件人和寄件人就把江波涛放进去的守卫也不知道收件人黄少天在什么地方,而江波涛也有兴趣在这儿就踏上在皇宫游览的步伐,参观着正在准备舞会的舞台,发现了有金色丝带的小猫追着追着在一个转角的位置上撞到人了。

「对不起……」被面前的人拥有的脸吸引住了,这位大帅哥的脸可是无死角的,抱着小猫稳住自己的他配合贵族才会穿的衣服整个人发着光,轻轻拉开两人的距离,江波涛尴尬地把头发勾到自己的耳后再低声说了一声对不起。

「不要紧。」小猫当然认得主人,被抱起就乖乖地看着另一个也冲进主人怀中的人,尾巴就在主人的胸口挠来挠去「没事?」

「我没事。」江波涛已经站好,离开了那个怀抱却想认识对方的心思又升起,抬起头也把信件拿出来,如果喻文州的信件在这儿那么有名,这人可能可以……带他去找黄少天?把这想法整理好成一个伴在对方的理由就开口问「你认不认识黄少天?我带信件来找他的。」

「嗯。」对方开口只回应了一个字,却发现这人不清楚自己是谁,根本不会明白也不理解他在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解释,抱着小猫的手也震了一下想解释。

「那你可以带我去找他吗?」江波涛笑着把话接下去了,伸手摸了摸小猫的头,小猫也很享受这人的抚摸「我叫江波涛,你呢?」

「一枪穿云。」周泽楷决定不把真名说给江波涛知道,他不想因为王子的身份让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改变,他不想这人笑容有任何改变「走吧。」

周泽楷抱着小猫就大步向前走,走了三步就把江波涛带起的热度降回去了,脑中想了很多不同的话题又不知道要带起,周泽楷开始走更快了,本以为自己可以和人好好聊一次却没有好的话题,懊恼着不知道应该开口听到江波涛开口了。

「一枪,黄少天和喻文州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比不上周泽楷的步速,江波涛用小跑步追着周泽楷,好像不在意周泽楷这样一言不发就开始走的样子。

「好友?」周泽楷其实不认识喻文州,他只是知道黄少天应该在哪「不清楚。」

「那你和黄少天是什么关系啊?」江波涛好像已经习惯周泽楷这种说话的风格,很自然就把话接下去了,明明那么冷淡的答案却在他这儿变成可以接下去聊天的话题。

「……同事。」周泽楷不习惯说谎,只能找一个差不多意思的关系告诉江波涛。

「那我来舞会那时可以找你了。」江波涛笑着解释为什么他一个男孩子也要舞会,之后他告诉周泽楷他为了舞会要装成女生而非常苦恼「不过那时我会找你的,你不要介意我穿女装啊!」

「嗯。」周泽楷送了江波涛到了骑士的住处就在门外开始细想起来,把信件送到黄少天手上,江波涛就和周泽楷道别了。

评论(10)
热度(54)

© 我就一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