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一個人

《全職》周江、杜柔、双花、喻黄、韩张、林方、莫橙、叶蓝、于远、翔皓。

[鹤一] 偷偷锻刀

 @软软 早安,生日快乐。

我这时候应该还没有醒吧?

 

-分隔线-

 

「主上……说好这个月也不锻刀的……你怎偷偷又锻刀了?」一期一振看着自家本丸的废材审神者无奈地说︰「还用上两张富士了?!」

「我只是想锻小狐丸出来才会这样做的!一期请不要生气!」作为审神者完全没有自尊地跪在自己的刀面前认错「我不会再这样做的了!」

「还有多久才锻造完毕?」鹤丸比起一期冷静多了,审神者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让他们出门作战,资源就算花掉很快就会补上「我很期待到底是什么新朋友。」

「你的新朋友是宝宝啊。」审神者意识到鹤丸不知道LV1是怎样的意思「你们都算是很迟来到我本丸的,你们都不知道LV1的刀是宝宝吧?」

「是宝宝啊?」鹤丸立即觉得很有趣,真猜不到原来他们是由审神者照顾长大的「是怎样的?」

「是能够自理的孩子啦,但是不教育是不行的,虽然你们的性格早就定好了,但是还是要一点一点教你们怎生活。」审神者突然想到刀解仪式就幽幽地说「如果是刀解的话,就是杀了小宝宝,你们害怕了吧?」

「哇!审神者大人你好可怕!」鹤丸当然知道这事,但是没有对审神者来说,这也是工作的一环吧「所以审神者大人,你都让我们不带重复的刀回家就是这原因啊?」

「难不成你喜欢照顾小孩啊?」

「结果要出来了!!」

跑出来的两个孩子居然是LV1的鹤丸和一期!看到审神者的他们要抱抱,一手抱起一个孩子的审神者呆呆地看着鹤丸和一期

「现在应该怎么办?」

「哼哼,我总不能把孩子给杀了……」回到本丸的房间中,审神者把孩子推到鹤丸和一期怀内「那就交给你们照顾好了!」

「主上你怎可以这样做!」一期正想对不负责任的审神者说教就被Lv1鹤丸塞了一个原本放在桌上的草莓大福「嗯…」

「好吃?」小小又软软的鹤丸天真无邪地看着一期,从没有看过鹤丸有这种表情的一期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变成心型了。吃味的鹤丸正想把一期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边时发现小小的一期已经在自己大腿上睡着了,可爱的样子令鹤丸立即忘了刚刚想说的任何东西就只懂得用手轻扫小一期的背部,曲着还没有长大的身体被轻扫了一会就发出舒服的声音。

「看起来你们都很喜欢孩子呢,交给你们了!」审神者逃跑了!想追上去的鹤丸和一期被怀中的孩子妨碍了半秒就已经看不到审神者的身影了。

「那么……我们要怎么做?」鹤丸把小一期放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看着一期,最近都不用出击的他们的确很空闲,照顾孩子也不是一个大问题,只是照顾要做到什么地步呢?

「给吃的…教挥刀之类?」一期虽然有很多弟弟,但他的弟弟们都已经长大了,根本不用他的照顾「不如我们去问烛台切大人?」

「光忠吗?」鹤丸想了想就点头,虽然俱利小子被养成一个傲娇,但最少他也健康长大成人呀「好!」

「我们去找烛台切大人好不好?」一期让小鹤丸看着自己轻声细寻求他的意见,第一次看到一期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说话,鹤丸觉得自己的心也化掉了,因为自己对栗口田家所有人作恶作剧的原因,一期对鹤丸的语气总是带点严肃,没想到原来一期还有这样的一面。

原本只顾着留意一期的鹤丸发现刚醒过来的小一期,他已经听到要被带去见陌生人,鹤丸留意到小一期有点紧张的样子就开始安抚他「光忠是一位很好的人啊,刚刚在桌上的点心也是他弄的,不用害羞。」

「嗯!」被安抚过后,小一期就开心地拖着鹤丸的手跟着他,小鹤丸看到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一期就模仿他拖着一期,另一只手就向小一期伸,和一期的触感不一样,小小嫩嫩的手令小鹤丸觉得特别新奇,不小心就太用力把小一期给弄痛了。

「哇!」因为手被弄痛了,小一期立即哭出来,眼泪一颗一颗流出来,应该是猜到是自己做错了事的小鹤丸看到小一期大哭就忍不住也一起哭起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鹤丸手忙脚乱,也不知道应该先抱起小一期还是应该先抱起小鹤丸。

比起鹤丸有经验的一期让小鹤丸放手,之后和小一期说︰「已经不痛了吧。」

「呜…不痛了…」原本呜呜地叫着的小一期吸了吸鼻子就不再哭了,看到小一期不哭的小鹤丸也停下来,一期看着小鹤丸就问︰「如果弄痛了别人不应该只哭个不停啊,应该说什么?」

「对…对不起?」一期对着小鹤丸问了头,把小一期推到他的面前,让他再对小一期说一次「对不起……」

「小一期你原谅他吗?」一期拿出手巾帕帮小一期擦了脸,小一期点了头就对着小鹤丸说「原谅。」

「那么当朋友好吗?」鹤丸在旁开始帮腔,小鹤丸非常期待地看着小一期,两对刚哭完的眼睛红红地看着对方。

 

「好!」「好!」

 

「真是非常和谐的家庭呢。」刚从资源室偷了更多资源的审神者看着他们四个和乐融融的样子就从外围绕过去向锻刀室了。

 

-完-

评论(1)
热度(23)

© 我就一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