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一個人

《全職》周江、杜柔、双花、喻黄、韩张、林方、莫橙、叶蓝、于远、翔皓。

[张新杰中心] Omega的定义: 第三十九到四十一章

我们来谈谈ABO吧。

最近天天忙着和软软酱酱酿酿~

前排︰ @软软

我开始写的内容会很偏激,之后角色会错事之类的。

不能接受请离开。


-分隔线-


39

当张佳乐生气地说完这句之后,整个空气都凝结了,在场的三个人都静了起来,张佳乐本人说完之后好像也有点一后悔自己说这一句,但是当他看到孙哲平说不出话就忍不住得意起来。

「所以你去不去?」孙哲平强硬地把话题转了,他比起刚才更冷静,如果张佳乐不愿意去就把他五花大绑也要带回去。

「不去!」张佳乐的【去】字的尾音还没有说完就被孙哲平整个抱起,张佳乐可是提醒了孙哲平,他是一个Omega,再可怕也不过是放炸弹把一座拍卖行给炸为平地。

「你放开我!!」张佳乐开始挣扎,但是他打不过,就算孙哲平旧伤还未痊愈,他也打不过。

「你不去会反悔的。」孙哲平完全不理会张佳乐的反抗,打开打就走出去,张新杰看着刚刚比电视剧还要狗血的剧情立马追上去。

「别这样拿张佳乐。」第一时间张新杰做了手势让孙哲平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张佳乐「还有别让他太激动。」

「好。」孙哲平把不合作的张佳乐抱在怀内,看到孙哲平已经好好地抱紧张佳乐,张新杰由包围后方改为退开三步远,免除于被稳定平衡后的张佳乐无情击中。

 

「我来开车,你给我看好张佳乐。」张新杰已经无暇一一照顾张佳乐的感想,而且让孙哲平开车,他也不能相信自己能控制张佳乐不去攻击驾驶席的孙哲平。

反观张佳乐知道自己现在被人看守着应该走不了,静下来看了张新杰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孙哲平身上,在大部份人眼中剑眉星目的样模却令张佳乐从头不满意到脚,无法否认的只有孙哲平从标记他开始就决定要负责的事实。

「你叫孙哲平吧?」张佳乐看着不断警戒自己跳出车的孙哲平,想从他身上理解整件事的关联性,假设张新杰真的做了电视上那件爆炸魔事件,而邹远也因为这事而被军方关起来,那么孙哲平就是军方的人吧「你在军方做什么的?」

「我的工作详细不能和你说。」正式来说,孙哲平是特殊任务组的人,但是他的工作是不可以和平民说的「但平常就以潜入类的工作为主。」

「一年收入有多少啊?」张佳乐看到孙哲平那种公式化的回答就想起早几天看的相亲节目,反正现在又打不过孙哲平「家中有多少人?」

「一年收入二十四万,家中同住的有我的父母。」以孙哲平这种高危工作来说,这个收入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但从平常人的角度来看,这薪金还不错的。

「你何时发现自己是Alpha的?」张佳乐虽然很想吐糟,但是他对孙哲平开始也有点兴趣了。

「十六岁。」孙哲平和张新杰平常对这种闹剧节目没有兴趣,虽然发现张佳乐在好奇孙哲平本人的事,但是他们也没有特别在意这堆问题的真正来源。

「所以你交过多少个男女朋友?」张佳乐终于把自己最想问的问题说出来了。

 

 

40

「如果你愿意,你是第一个。」孙哲平从来也是一个直白的男人,虽然开始时有错误,但是他是一个会继续追求的男人「如果你愿意。」

张佳乐听到孙哲平那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还很平坦的肚子,这肚子内住的就是这个男人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点庆幸自己决定把孩子留住。

「你肚子不舒服吗?」孙哲平留意到张佳乐从刚见面就开始不断摸自己的肚子。

「没有!」张佳乐说完有点后悔为什么要那么大反应,孙哲平立即起疑了,他的眼睛眯起来了,像狼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猎物。

「你在隐瞒什么?」孙哲平抓住张佳乐的手臂「你在隐瞒什么?」

 

「现在邹远的情况怎样?」叶修处理着文件,眼看张新杰和孙哲平已经出门五个多小时,他也有一点担心张新杰已经杀了孙哲平拿着炸弹来准备第二次炸弹把这儿指挥中心给炸飞。

「刚刚我去看,情况不太好…」许博远虽然知道邹远和张新杰是炸弹狂徒,但是他对Omega还是有一点同情心,而且许博远发现叶修非常避嫌也不太去接近邹远所在的地方,所以他对邹远的事特别上心。

「不用再加药了,锁起吧。」叶修头也没有抬起来就决定了,发现许博远没有回话就抬头看,看到许博远非常忧心的表情就有点忍不住把他拉到怀内抱住「别害怕,没事的。」

「你为什么那么放心?」许博远在叶修的拥抱内作为反抗把手从叶修的手中抽出来,但是他没有从那个怀抱中挣出来,可能看到邹远的情况就忍不住想身边有个人可以依靠「你有什么可以帮邹远的吗?」

「我们的医生刚和我说邹远的信息素因为曾被孙哲平感染,所以将会很难找到合适的配对对象。」叶修看到许博远那么平和地留在自己怀内就用力把他整个人放在大腿上抱着,许博远在叶修说下一句之前有点不安,忍不住把叶修埋在自己胸口的头拉出来看着他「你特别担心他吧?因为给他用共用抑制剂又没有反应,所以才常常去那边观察他的情况,但是不用太担心了,我们找到合适的配对者了。」

「你这混蛋!」许博远以为叶修没有打算让邹远再和任何人配对了,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就无名火起「你不是答应了张新杰不会把邹远配对吗?!」

「……你先冷静一点,那个军官没有签配对同意书。」从叶修的立场来说,他考虑把邹远配对也没有错,但比起把他当成即用即弃的商品,叶修觉得利用他作控制张新杰或张佳乐的手段更有价值「没有谁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而且邹远的信息素受感染了,在共用抑制剂失效及受感污的情况下,你不觉得让他知道他还有合适的配对者是一件好事吗?」

「……」许博远说不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从感情的角度上看这样和盲婚哑嫁没有两样,但从另一方面看就是给病人用有副作用的药,治病时要杀死病菌但药也会伤害身体内的细胞,到底应该要怎样做才是对病人最好呢?

 

 

41

「所以你想我和邹远说吗?」许博远从父母的教育下,从不觉得当Omega是一件可怜的事,但今天他也觉得当Omega有点衰「如果想终止这场痛苦的话,我们找到可以和你配对的人?」

「我连那个Alpha还没有通知,主张自由恋爱的小蓝啊,你觉得我和那个人说有一个人要你娶才能得救,你觉得他会不会帮我?」叶修把许博远抱更紧,之后用头顶在他的颈边磨擦起来「他可不是你口中那堆签了配对同意书的Alpha猪啊。」

「我没有说过那么难听的说话!」许博远再次把叶修从自己身上拉开,自从在这儿工作后,父母好像发现他身上常常带着Alpha的味道回家了,再任叶修把信息素留在自己身上会让他们更不安心的「我之前一定是在说你是猪吧!」

「如果我是猪的话,也是可以找到松露的猪,我好像发现松露了!」叶修表情夸张地把脸在许博远的身上擦来擦去,之后在他的喉结上咬了一下。

「现在已经不用猪了!因为猪都会偷吃!」许博远觉得刚被叶修咬过的颈部好像烧起来了,他小时侯看书那时没有听说过有Omega因为Alpha的唾液皮肤敏感的症状。

「小蓝要淘汰我吗?」叶修少见地用可怜的表情看着许博远,看到叶修示弱忍不住有点激发起所谓的母性,许博远用手摸了摸叶修的头,而叶修却在许博远露出破绽时变成一只野兽狠狠地咬了许博远一口。

许博远意识到叶修正在亲自己那时已经太迟,他感受着叶修从口中带来的天雷地火已经超过五秒,当他推开叶修再骂他那时已经无法回到最初那种家人式的相处,叶修不断的示好向着他的防线推进,许博远最初那种坚持就算作为Omega也要有自己事业的理想好像一个个泡沫被一根名为叶修的针刺破。

「小蓝你跑哪啊?」把许博远从房门拉回来,虽然刚刚那种感觉很美好,但是叶修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再亲多一次许博远,把门关好之后叶修站在可以阻止许博远逃出门的位置看着他。

「叶修你认真的吗?」许博远低下头没有看着叶修,用手露出一个保护自己的姿态,可以从那种表现中明白他是在害怕叶修「我的意思是……对我…做……这种事?」

「小蓝觉得我不认真吗?」叶修尝试把许博远的手掌捉住,叶修从每一根手指头感受到害怕中的许博远在表达自己的想法「你需要我更认真地亲你一次吗?」

「你!!」许博远抬头想开口骂叶修就被止住了,那种飘飘然的快感像闪电一样从口传到身体每个角落,虽然许博远也是第二次感受这种肉贴肉的快感,但他很快就懂得这是每天在电视上播的恋爱,他用尽全力才可以把自己从那儿拉回原本的世界。

好像自军训后就再没有过像这样的气喘,叶修用额头顶着许博远的额头时可以看到那双平常只会不耐烦地看着自己的眼正在半张,因为彼此的体温上升而微微湿润的双眼让叶修忍不住追逐,因为被专注地看着忍不住闪躲的许博远被叶修固定回怀中,最后留在许博远耳中的只有叶修边喘边说的……

 

「要再认真一点的吗?」

评论(5)
热度(37)

© 我就一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