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一個人

《全職》周江、杜柔、双花、喻黄、韩张、林方、莫橙、叶蓝、于远、翔皓。

[张新杰中心] Omega的定义: 第三十三到三十五章

我们来谈谈ABO吧。

前排︰ @软软 

我开始写的内容会很偏激,之后角色会错事之类的。

不能接受请离开。


-分隔线-


33

「等等,孙哲平你不旦认识张新杰,你还上过他家?」叶修当然也会被最后的事实吓到,但是孙哲平认识张新杰的话,代表张新杰一直也有和军方联络?这次的拍卖行爆炸事件是军方在背后支持的吗?

「叶修你刚刚说张新杰炸了拍卖行吗?」孙哲平也有点想象不到那个在危险中不问什么就救了自己的人居然就是策划拍卖行爆炸事件的人,而且叶修刚刚说的理由更令他不解,一个放着发情中Omega不管的Beta,真的有需要去拍卖行抢另一个Omega吗?

「所以张新杰和你是什么关系?」在脑中开始重新组织起事件所有细节中的叶修觉得他需要更多张新杰的个人履历来解答他所有谜题。

看着叶修已经把自己所知的都告诉自己,而他的职位又比自己高,孙哲平也不打算隐瞒什么,就把自己做任务受伤、被张新杰治好的事告诉叶修,在叶修那种烦人的追问下才把张佳乐和自己的事说多了一点关于张佳乐的事。

「所以你标记了张佳乐吗?」叶修看着那个用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孙哲平就忍不住觉得张佳乐这人真惨,在家中突然飞来横祸就被标记了。

「标记了,原本打算和张新杰说一声就把人带回家的,出门回去之后就看到整个单位都起火了,我之前放下了描绘了人像的寻人启示了,但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孙哲平提起这事那时表情有点可怕,到今天为止,他知道了单位不是自然起火,而且单位内没有任何受伤或死亡的人,所以张佳乐和张新杰是特意逃走的「他们是特意逃走的。」

「所以张佳乐和邹远两兄弟你也见过吗?」叶修看着邹远的资料就觉得张佳乐这个哥哥是一个不错的突破点,当孙哲平听到张佳乐和邹远的名字时就呆了一下。

「不是张新杰才是张佳乐的家人吗?邹远是谁?」孙哲平听完叶修把邹远的资料说完就把叶修拿在手上的资料拿过来看,看到上面写着张佳乐和邹远两位是兄弟,而且因为Omega身份被通缉中「所以张新杰和张佳乐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张佳乐和张新杰有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这次拍卖行爆炸的犯人是张新杰和邹远。」叶修在脑中慢慢梳理着所有人的关理,孙哲平最初以为张新杰和张佳乐是兄弟才能忍受着不去侵犯对方,现在知道对方和张佳乐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到底为什么张新杰要忍受呢?难不成因为张新杰真的喜欢上赵禹哲吗?

「孙哲平,你觉得真的有人可以透过相片爱上一个人吗?」叶修还是觉得这个理论最有可能,但是这种不合逻辑的说法也说服不了自己呀「我说的是张新杰和赵禹哲两个。」

「你也说服不了自己的话,不要说出来。」孙哲平白了叶修一眼,为了让人否定的定论不要说出来「我觉得你应该先理解一下为什么张新杰怎认识张佳乐和邹远,而我就应该去从他们口中问出张佳乐在什么地方。」

 

 

34

「你们好,我们又回来了。」叶修带着孙哲平和许博远一起出现在张新杰和邹远面前,张新杰知道用于清除自己身上的味道的空气清新剂已经快无效了,所以他保持着在上风位,但是监狱内空气不够流动,现在他也不知道可以把自己是Omega这个事实守住多久「我想请问两位认不认识张佳乐这位通缉犯呢?」

「……」张新杰和邹远一起保持沉默,现在是叶修打算把拍卖行这事私下处理的话,他不会给张新杰和邹远有机会找律师的,但他也不可能把他们交出去,他们知道最可怕的不是互相保持沉默,而是叶修他们严刑逼供,他们两个Omega能够忍受多久呢?

「不如问问你们认不认识孙哲平这位军官吧,张新杰医生很用心地救了对方一次吧?我代表军方来感谢你啊。」叶修拿起点燃了的香烟吸了一口就让出前方的位置给孙哲平立在监狱前,比叶修还要高的孙哲平有非常强的压迫感,看着自己救过病人那么健康,张新杰难得感到不愉快,张新杰自己知道烧了自己单位和废弃诊所就是明显告诉孙哲平自己救走了张佳乐,现在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定问张佳乐的下落。就算他们不说出来,孙哲平不放弃的话,而张新杰知道叶修已经知道邹远和张佳乐的关系,就算只有十岁的孩子会知道作为诱出张佳乐最好的就是邹远。

「张医生,我的手已经快好了,谢谢你的治疗。」孙哲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逼张新杰是一种不太礼貌的事,但是作为一个被抢走Omega的Alpha,请不要要求他再多的礼貌了「张佳乐有没有事?」

「哥哥没事,多谢关心。」邹远难得开口了,张新杰原本还在考虑要怎回答那时就看到邹远用他黑得发亮的眼看着孙哲平,之后他站起来对孙哲平大叫「我们兄弟不用你这种人来关心!」

叶修这时没有加入他们的对话,孙哲平原本以为自己标记了张佳乐和表现出善意的话,张新杰或邹远会让他们见面,但是这事并没有向他理想方面前进,反而立即收到邹远像刺猬的回应,叶修看到这种情况就很小声地和许博远说︰「立即否认…就算张佳乐真的【没事】,也有一部份在说谎,很明显不善说谎的孩子呢?」

「不是每一个人也像你一样,能够每天都胡说八道的。」许博远把自己的声音压到最小,他知道现在可能是他们最有机会知道张新杰目的的机会,一个把拍卖行炸掉、愿意承认又不愿意告诉他们原因的怪人。

「我们对张佳乐的事无话可说。」张新杰在邹远快要跑到监牢边打孙哲平那时出口制止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情况,让邹远打到孙哲平一拳又如何,Alpha和Omega本来就不一样,就算被邹远抓住孙哲平的脖子也好,不消半秒就被人制服了吧?

「我还有话要说!我们绝不会把我哥交给你们!你们这群根本没把我们Omega当成人来看的怪物!」邹远指着孙哲平大骂着,明明看着孙哲平,但是邹远这句话却好像不是对着孙哲平说的一样。

 

 

35

「你们这群根本没把我们Omega当成人来看的怪物?」叶修拿下原本咬在口中的香烟,重新夹在手指之间,邹远突然说出来这句令叶修也忍不住在意起来了,单单是家人被标记的话,不应该会说出这种话吧?

「邹远,别再说了。」张新杰把邹远拉回来,他比在场所有人更快留意到邹远不正常情况,邹远因为忿怒而不断于空中浮浮沉沉的信息素会影响前面那两个Alpha吧,一定要让他立即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张…医生…我…」发现自己在孙哲平出现后情绪变得不稳定的邹远终于发现自己身上出现的问题,他好像发情了「我…好像…」

「能不能冷静下来?之前有没有试过这种情况?」张新杰接着邹远的手腕数着心跳,把手放在邹远的人中就发现邹远已经在发抖,在什么都没准备的情况下,邹远要发情了!

「放我们出去!这样下去邹远就会在这儿发情了!」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邹远会发情的张新杰也不想任邹远留在这地方发情。

「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炸了拍卖行的?可以说了吗?」叶修当然也有受影响,但是比起受影响而失去判断,叶修更在意张新杰及邹远炸掉拍卖行的真正原因。

「你这混账…你让邹远隔离,我就告诉你。」张新杰这次交易成功了,由许博远把邹远锁好邹远的手脚送进房间内隔离起来,邹远已经差不多完全进入发情期了,许博远出来那时身上沾上了不少。

「蓝?你本身是什么味道?我现在被你身上那种花香味被要弄晕了。」叶修作状就把头放在许博远身上,从这种赖皮身上哪能看到斗神的样子。

「……你别闹,正事正事。」许博远隔着单面玻璃看着独自一人坐在监察室的张新杰就忍不住幻想起另一假设了「张新杰最早知道邹远发情…但他不是Alpha…因为就连孙哲平先生也忍不住标记了Omega的话,而他能忍受这种香味…他只能是Omega呀。」

「张新杰是Omega啊?」叶修没有吓到,许博远有自己的道理,但是现在的目的不是找出张新杰的性别,而是找出他的目的「希望这次他应该会说出原因吧。」

「还有很不合时宜地说一句,邹远对我们军方自制的共用抑制剂完全没有反应,我找了护士帮他注射了镇定剂,但是这样可行吗?」许博远是从学校的激素身体检查当中得知自己是Omega的身份,还没有经历过发情期的许博远也不懂邹远现在的情况。

「不知道,没办法就帮他找一个Alpha吧,当成一个普通的被捕获回来的Omega就好,常有的事。」叶修没有从张新杰身上分心,看着张新杰时回答许博远的问题。

「你们都这样对Omega吗?……」许博远从小道消息中得知过不少军方对Omega的恶行,但是他真的想不到这种事对叶修来说只是常有的事「无视对方的意愿…」

「我们只会这样对进入发情期又没有被标记的Omega,小蓝,你要明白就算我们有兽欲也好,我们也不认识你们的,我们对标记之后接收你们的人生也要负责的。当我们这群Alpha把自己的名字写下配对同意书那时也不觉得这是玩笑。」叶修从张新杰身上分了神给许博远,他不是其中一个签了配对同意书的,但是他相信签了那同意书的Alpha没有玩弄感情的人。看着许博远的叶修难得没有开玩笑「标记是双方的,除了那群买Omega回家的人外,我相信其他人都像我一样在等待自己的命运的。」

评论(11)
热度(45)

© 我就一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