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一個人

《全職》周江、杜柔、双花、喻黄、韩张、林方、莫橙、叶蓝、于远、翔皓。

[轮回中心] 生活轮回: 第七十到七十二章

  • OOC、私设和脑洞都有。

  • 之后剧情预定出现的CP:周江、杜柔、双花、喻黄、韩张、莫橙。

  • 前排︰ @软软 


---分隔线---


第七十章

「第二队。」这队的神枪手只有一个,他却是最有希望接手一枪穿云的孩子,不单因为这孩子的操作强,也因为他现在才十四岁,当四年后让他出道那时,轮回俱乐部的最佳想法是周泽楷用一年时间和这个孩子交接,让一枪穿云传承下去。

「于念也是这队,小周用快的荒火试试他们。」于念的年龄在训练营中算最大的一批,如无意外就是下年出道的孩子,江波涛对于念有不错的印象,不论是心理质素和操作在江波涛心也是一流的人选,特别先用新的加速荒火试试他们「还是小周想象上场一样先用重火力?」

「快。」周泽楷对那个十四岁已经操作特别强的小孩印象最深,他特别喜欢那个小孩的这速走位,虽然还不算最精准却令他在单对单打那时最难受,所以给他一个小难题也算是一种可爱的小测试吧。

 

江波涛安排好所有人的装备和打法之后就笑着和那群小孩子们说︰「我们开始吧。」

「神枪手、魔剑士、柔道、刺客和牧师、第六个︰剑客。」

「神枪手、召唤师、流氓、鬼剑士和牧师、第六个︰柔道。」

「大家要精神一点啊,给未出道的训练生第一场就打倒在地很没面子啊。」江波涛在团体赛开始那时就在公开频道说垃圾话了,但是轮回的两队人却不被打击还被江波涛那句受鼓励了,新人那边觉得自己有机会可以打败已经是职业的前辈,而作为前辈就觉得要维护自己的面子而不会放水了。

「吕,走前,启方走后。」江波涛站在吕泊远和吴启的中间,看着周泽楷站在自己身边的江波涛没想太多就和周泽楷一起向前冲。

「副队应该会让魔剑士和柔道向前冲,之后让吴启前辈找机会偷袭我们的,当我们走散之后,队长就会给我们放冷枪,所以一会儿我们走到中间位置之前,我会先召唤雷精灵和火精灵,向他们那边轰下去。」于念在这队最大,虽然不常和这群训练生当队友,但是大家还是很有耐心地听他说他的意见,神枪手和鬼剑士配合在后方,让召唤师召出精灵攻击后引导他回去后方位置才向前冲,流氓和召唤兽做第一波攻击「在打散他们之后,我会在吕泊远前辈那边召出魔界之花,柔道和魔界之花的相性最差,希望可以赶在前方成员被拖住的情况下杀了牧师或刺客。」

 

「小周专心打断于念的CD,泊远和我做输出,目标是牧师及召唤师。」江波涛走到中间那时才发现刚刚自己和队友讨论的战术行不通了,因为于念那边在中间地区的边缘就已经召唤了雷精灵和火精灵,让两只精灵和流氓一起冲,没法阻止于念的情况下,周泽楷一声枪响击中火精灵就把这场比赛打响了。

「吕,流氓。」周泽楷把枪向着在另一个神枪手保护着后退的召唤师不断开枪,叫吕泊远去对付流氓,其实周泽楷这句还包括了那两只麻烦的小精灵,所以在周泽楷再向前冲那时,江波涛就在队伍频道加上一句︰

「还有精灵。」

 

第七十一章

吕泊远连回应也没有打就出招了,流氓用肘击向柔道攻击,吕泊远没有理会他的动作就向着火精灵那边做出抛投,火精灵轻飘飘的被送到江波涛那边,让原本一个对三个的局面变成二对一。

为了保持着由于念最初想出来的优势,流氓可不打算让吕泊远把另一只雷精灵也扔出去,大家也是格斗系,流氓也不急于把雷精灵推到吕泊远面前给他打,他先向着云山乱用恐吓之后就用伤疤之痛,无法躲过精神系攻击的吕泊远就躲开持续伤害技能,同时想用背摔把对方固定在地上攻击,但是流氓在云山乱击中之前用了头槌,头部撞头部的情况下被人背摔在地上,两人的血线开始下降起来。

看到吕泊远不温不火的情况,江波涛用冰霜波动剑把火精灵打散之后就过去帮忙,用双手飞挑住雷精灵和流氓一起摔的云山乱再接下去的招式已经不够伤害,所以江波涛追过去帮忙,但当他操作无浪向着云山乱出发那时,在外面游走着的鬼剑士在他最短的路线上吟唱了冰阵,无法直绿通过的江波涛只好转弯跑去云山乱那边。

「吴帮周。」江波涛不断操作无浪四周跑,那个训练营中的鬼剑就用估计的方法在他的路线上放上炎阵和瘟阵阻碍,在夏休期没有减少练习的江波涛走位异常风骚,看不出原本属板甲魔剑士的笨重。

吴启看到原本保护着神枪手和召唤师的鬼剑士向着江波涛攻击就操作残忍静默离开笑歌自若向着不断开枪的一枪穿云前进,为了填上神枪手的走位错误,于念不断召唤着伤害力不高但是可以大量增生的精灵向着一枪穿云攻击,当他发现精灵的血线下降就想把小精灵合成一只大精灵向着一枪穿云那边攻击,但是周泽楷怎会没有发觉他的想法,一记浮空弹就把他的CD打断,之后滑铲加膝撞就去到神枪手和召唤师面前乱射。

「先退。」对面的神枪手当然知道周泽楷的【乱射】根本就不是乱射而是很精密的射击,如果让两个装备都比对方弱的角色放在一枪穿云面前任射的话,根本橕不住五分钟。

「太快!逃不出!」原本曾研究一枪穿云打法的于念惊觉自己的速度无法从一枪穿云的曲射、乱射、浮空弹中逃出来,明显现在的一枪穿云不是平常的那个速度「救!」

牧师看到召唤师召出用于攻击敌人的精灵开始不受操作就明白于念正在专心想方法从周泽楷手中逃出来,怕于念会在成功之前掉了性命的牧师开始吟唱小治愈术再接着吟唱小回复术,正当神枪手想向连攻召唤师的一枪穿云攻击那时,吴启操作着残忍静默出现在他的背后了。

一记割喉令神枪手只余一半的血量再次下降到45%,神枪手用回旋踢向360度扫一圈把残忍静默推开了就开始怒射,神枪手的注意力被残忍静默拿走那时,牧师原本在吟唱的小回复术被背外的神圣之火硬生生弄断了。

「牧师跑得慢就忘了我吗?」方明华在公开频道中发出真人挑衅。

 

第七十二章

原本快要被人打成肉块的召唤师在周泽楷看到中了神圣之火的牧师后就被扔弃了,召唤师现在召出什么都不可能阻挡周泽楷强神治愈的决心,鬼剑士和流氓在于念叫救命那时已经想回去帮忙,但是一记空中灌篮被人硬生生打死的雷精灵不见了后,流氓和鬼剑士被吕泊远和江波涛缠上了,被圆旋波动剑打中飞起了一点的二人,只能看着柔道对着鬼剑士使用空绞杀退场了。

第六人柔道进场开始跑去中央,但是他很快就发现流氓的头像也灰掉了,听到流氓在电脑面前哀号的柔道加紧向着对决地点跑。

『不行。』于念看着已经灰掉的两个队友立即在他们几人中间的位置召唤出魔界之花,再在自己队伍的牧师和一枪穿云的中间召唤出死亡骑士,在周泽楷面前只能当成盾牌的死亡骑士发挥出分开两队的作用,于念把所有人都躲在死亡骑士的背后,之后让魔界之花和精灵向一枪穿云、笑歌自若和残忍静默攻击。

「冷枪。」神枪手看到于念的指示就向着刚刚被自己乱射而受了不少伤的残忍静默疯狂开枪,牧师回复状态完就立即在三人的中间吟唱神佑之光,牧师在吟唱中途也忍不住吐糟说想不到团体战也能用得上这技能,在死亡骑士的血量已经掉到只余一半的时间,牧师把还没有死的三个人血线拉高就看到第六人柔道、无浪和云山乱终于来了。

「靠你了。」满血出场的柔道立即成为目标,因为照周泽楷的计算,于念的召唤师和牧师已经没有太多法力了,所以现在最大的威胁就是新出场的柔道,于念也猜到敌人的想法就在队名频道和柔道说加油。

但周泽楷比起于念更清楚自己的情况,就算他的操作很厉害,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正在操作的是神枪手,有近战还有二人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和柔道近距离交战?

周泽楷深明这个道理,所以他让江波涛和吕泊远去对付新来的柔道就向着红血的死亡骑士开枪,在乱射下死掉的死亡骑士把魔界之花和其余的敌人都露出来,向着神枪手、召唤师和牧师滑铲到最近那时在牧师的眉心开了一发巴雷特狙击,血线再次下降到30%的牧师因为过于专注在一枪穿云身上就没发现吴启已经在绕到他的身后。

舍命一击成功击中牧师,牺牲了相等于40%血的残忍静默原本还想用逆雷向面前的召唤师前进,但是他一不小心就被魔界之花从地下地刺击中,被卷住的残忍静默送到魔界之花的血盘大口之下变成小点心就死了。

「终于到我了!」杜明作为第六人上场了,第一件事就是在公开频道告诉大家他来了,正在欢欣地操作吴霜钩月向着中央地段跑的杜明不知道自己刚刚那句令已经打少好几个人的敌队的心情更加灰暗,已经没有保护手段的于念只能和自己其中一只较远的精灵换位,妄想自己能逃出去,但是在带着牧师的周泽楷面前,血少的神枪手和召唤师也很快趴在地上了。

柔道看到大势而去,只余不到一半血的他打了GG就停手不再攻击,转为打字向吕泊远请教起来,看着只杀了一个敌人的成绩,于念不甘心地低下头只能说一句多谢指教。

「所以我出场没有意义啊。」吴霜钩月停在边陲就坐下在地上画起圈圈来。

评论
热度(16)

© 我就一個人 | Powered by LOFTER